五国家国际学术论文撤稿调查
作品展示
2021年3月16日


作者:龙盼 陈惠娟 梁键强

2020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催生了大量与疫情相关的科研成果。1215日,撤稿观察网站(retraction watch)总结了与疫情相关的十大撤稿事件,其中有因证据不足被撤稿,有存在争议被撤回修订,还有的证据不足毫无逻辑。

学术论文不是“泼出去的水”,发表之后需要接受同行的质疑和大众的审视。在编辑出版流程中,期刊可以对已发表的文章进行更正、勘误和撤稿。施普林格·自然集团总编辑菲利普·坎贝尔曾说:“撤稿是科学进程的一部分。”


撤稿是科研活动中的正常现象。在retraction watch检索到的数据中,早在1927年就有论文被撤稿。然而,如今撤稿常与学术不端联系在一起。在中国,几乎每一次撤稿都会引发有关学术打假的讨论。例如,202012月,期刊 European Review for Medical and Pharmacological Sciences 批量撤稿了 199篇中国学者的论文,这些论文几乎都涉嫌学术不端。

论文发表是衡量一个国家科研实力的重要指标,不仅要看数量,还要看质量。我们曾研究过中国学者的论文撤稿问题,这一次,我们选取中国、美国、英国、日本、印度五个国家进行比较,其中既有传统的学术强国如美国、英国,也有新兴的学术大国如中国,还有后发国家如印度。我们在retraction watch进行检索,获得了五个国家的撤稿数据,一窥各国的科研发展状况,尤其是学术诚信建设情况。


中国撤稿数量居世界第一


2015年以前,美国每年的撤稿数量最多。此后,美国的撤稿量保持平稳,中国增长迅速。2012年,中国学者被撤稿154篇,2015年猛增至348篇,当年的撤稿量超过了美国。八年内,中国学者平均每年被撤稿374篇。2020年,中国的论文撤稿量达到648篇。



每当大规模撤稿事件发生,学术界和媒体都会进行反思。2017年,《肿瘤生物学》一次性撤销了涉嫌造假的107篇文章。人民日报发文痛陈学术不端的危害,“随着中国科技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特别是科研评价机制的不断改革完善,为评职称、获奖励而滥发论文的现象正从源头得到治理。”然而,此后3年撤稿量不降反增。

高撤稿量的背后是数量庞大的发稿量。八年间,中国总共发表论文300多万篇,位列世界第二,比总量第一的美国少近100万篇。尽管发文量较多,但中国的被引率并不高,篇均被引为6.8,低于英国和美国。同时,中国有更高的撤稿率,平均发表一万篇论文就约有9篇被撤稿,美国只有6篇。

英国在五国中的篇均引量最高,同时,每万篇被撤稿率最低,为3.85。作为对比,日本、印度的每万篇被撤稿率都超过了10,其中印度几乎是英国的4倍。在五个国家中,印度的发文量、引文量均为最低,但总撤稿量列第三,被撤稿率排第一。这意味着,印度每万篇论文就有约16篇被撤稿。




基础生命科学类撤稿问题严重


Retraction watch上将论文所属领域分为环境科学、基础生命科学、健康科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等7大类,统计发现,五国撤稿论文主要集中于基础生命科学领域(Basic Life Science)。值得注意的是,除日本外,四国撤稿最多的学科都是细胞生物学,同属该领域的分子生物学也位列前五。此外,出现频数较高且排位靠前的还包括肿瘤学、药理学、癌症生物学、麻醉科学等这些撤稿论文的背后是庞大数量的医疗机构。以中国为例,2017年撤稿的107篇论文、2020年撤稿的199篇论文都涉及多家知名医院。

数据表明,撤稿更容易发生在自然科学领域。在五国学者撤稿量排名前十的学科中,无一例外都属自然科学领域。像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等领域的论文因其发文量少撤稿量不多。




幽灵评审”在中国最为突出


在撤稿观察网站标注的撤稿原因多达82种,但其中有大量原因雷同,且部分原因表达模糊,如针对作者所属机构的调查、对期刊或出版社的调查、作者行为不当等。

统计发现,五国的撤稿原因均呈现了不同程度的学术不端,其中重复、伪造、篡改、抄袭等行为尤为明显。以印度为例,位列前三的撤稿原因分别为文章抄袭、文章重复、图片重复,相对于数据错误、结论存疑等撤稿原因,这类问题有作者主观选择原因。

虚假同行评审,即通过编造虚假的评审人自审自稿,相比于其他四国,这一问题在中国最为突出。数据显示,虚假同行评审在美国、英国、日本、印度撤稿原因中位列第44位、60位、55位、31位。但中国这一情况非常突出,位于榜单第二位。

相比于文本的重复与抄袭,图片作假问题同样突出。在中国、美国与印度三国榜单中,图片重复分别位于第五、第二、第三位。图片重复存在两种表现行为:一图多文重复使用(相同的图片在不同文章中重复使用)、一图一文重复使用(在同一篇文章中完全相同的一张图表示不同的处理结果,或经剪切处理),后者对图片进行剪切拼接,可认定“有意”作假,撤稿可能性增大。




撤稿论文超九成发表在开源期刊


调查数据显示,五国被撤稿论文有7501篇发表在开源期刊上,占撤稿总数的94.7%,传统期刊与期刊类型未知的论文总和为417篇,仅占5.3%

开源期刊(Open Access,简称OA),采用投稿作者或相关机构付费、读者免费获取的出版模式。所支付的费用为论文处理费,俗称版面费。传统期刊采用作者无须付费、读者需要支付一定费用以获取资源信息的出版模式。除了在收费方式上存在不同,开源期刊和传统期刊的出刊进度和发表难度也有差异,前者的审稿标准相对宽松。



值得注意的是,在撤稿论文所属期刊排行榜,前三位中传统期刊占两席,分别是《生物化学杂志》与《肿瘤生物学》。第二位《PLOS ONE》分别出现在中国、美国、印度、英国四国撤稿期刊的前五名。



五国学者被撤稿论文中,独立完成的文章占比普遍多于合作类文章。在撤稿数最多的中国,独立文章有2495篇,占中国被撤稿文献的83.2%,撤稿数最少的英国,独立完成文章占比50.4%

2017年《肿瘤生物学》批量撤稿事件发生后,中国青年报曾评论称:“没有真实,所有科学俱为谎言。”对于中国科学界而言,虽然近年来成绩有目共睹,但推进科研诚信建设仍是一个重要的课题。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