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象牙塔到民间,一个读书会的生存法则
深度报道
2019年4月17日

张敏

2015年12月31日,群学书院的牌匾第一次被镶嵌在南京中山陵永慕庐的外墙上。自此,群学书院正式落户永慕庐。这家最早脱胎于“周门读书会”的学术型读书会,第一次从象牙塔走向民间。

永慕庐和“周门读书会”

永慕庐座落于南京钟山风景名胜区中山陵东北部的一个小茅山顶上。这是1929年的春天,为孙中山先生家属守灵所建,由建筑师陈均沛设计。

(永慕庐地址)

群学书院最早的创办还是跟“周门读书会”有关,这是南京大学社会学院院长周晓虹老师创办的主要针对自己学生的学术型读书会。早在2014年的时候,周老师被邀请到大理大学去讲课。回来之后他就觉得大理风景和环境都很好,特别适合读书。正好这一年,周老师当选为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会长,他也希望做一个跟社会心理学有关系的研修班,这个研修班就是群学书院的雏形。

“群学”出自严复翻译的《群学肄言》一书,这是社会学被引入中国时的最初译法。之所以将读书会命名为群学书院,也是周老师想以社会学为出发点,向公众传播人文社科知识。

2014年10月到11月左右,周老师和他的学生们开始筹备这件事情。一开始他们本来只想做一个针对学术界内部的游学,后来考虑到学院外的人想读书的人越来越多。周老师的学生陆远就向他提议,不如把培训对象拉得宽一些。就这样,大理游学班办起来了,当时主要邀请学界的老师来开展讲座。研修班是收费的,每人的学费是一万元。

(群学书院挂牌)

因为之前做过一些活动,时任南京市委宣传部长徐宁找到周老师。他们表示一是对研修班这种形式比较感兴趣,二是希望通过全民阅读的契机,推出一些比较有影响力、有标志性的读书会。就这样,由政府牵头选择了永慕庐,供群学书院开展读书活动。“永慕庐当年是刘勰写《文心雕龙》的地方,无论环境还是文化氛围都很不错。”陆远说。

与政府签订协议后,群学书院使用永慕庐不用付租金,但因为是文保单位,需要有两个看门的人,书院仅需要支付两个看门人员的工资。

(读书会活动照片)

现在的永慕庐有着木质的椅子和书桌,为它增添了不少书卷气。据陆远介绍,永慕庐本来有一些家具,后来群学书院还给它配了书、椅子和柜子。这其中的书是由中国的一家民营书店——“人天书店”的老板捐赠,后来又在先锋书店买了一批。最早的启动资金一部分靠大理研修班剩余几万块的资金,用来添置基本的配书和家具,另外一部分靠南京大学校友的郑钢基金赞助。

在书院内读书,去书院外行走

在南京的读书会中,群学书院创办时间不算最长,但却是颇为“高大上”的。

“2016年4月9日,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李里峰,讲演《历史长河中的暴力——解读罗威廉著〈红雨〉》一书

5月3日,中山大学社会工作系副教授裴谕新,讲演《另类性行为解读中国社会》

6月18日,美国琼斯大学商学院教授张燕,讲演《女性领导力的培养与塑造》 ”

在群学书院的讲演记录上,可以看到每一次读书的记录。来到这里的大多是南京大学以及其他高校各个学院的老师。在这里,不仅能回溯浩瀚如烟的历史,领略生活中的设计美学,反思中国农村的治理与困境,探索企业成功的秘诀,还能去全球著名女性摄影师镜头里的世界里一探究竟,甚至去感受人工智能与爱情的关系……

这些读书会都是向公众免费开放,邀请的老师大多是靠自发和公益的性质来讲学的。“有时书院也会象征性地给老师一千到两千左右的讲课费,但很多老师都是不要的”,陆远说,老师们也是非常乐意去做这样一件公益的事情。

(游学活动照片)

2018年1月,群学书院还承办了“共读南京”1月导读的首场线下活动。“共读南京”是由南京市全民阅读办创办的项目,每月会推出一本南京历代名著,通过线上与线下共读、开展讲座、线下寻访等形式,开展的一系列全民阅读的活动。

除了免费的公益活动,群学书院还推出了有关美学的研修课程,这些课程是收费的,所获收益用于维持书院的运营,由群学书院和十竹斋画院联合承办。十竹斋画院是一个做文物拍卖和书画收藏的国有企业。研修活动主要针对对中国传统文化、中国古典艺术,感兴趣的读者群体,目前已经开展了两期,年龄主要是35周岁以上的中产阶级群体,每期活动持续一年。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群学书院意图通过学术讲座、学习书画基本技巧、专题行走活动,去教会大众如何感知美、欣赏美。目前研修活动的策划、选题均由群学书院承担,而一些硬的费用如场地、现场服务、执行由画院执行。而在邀请老师方面,由双方共同出力。十竹斋画院更多的资源集中在画家和书法家,而书院的资源较多的集中在高校,比如邀请做艺术学研究、艺术史的研究的学者,另外像南京博物馆这样的社会公共文化机构,也比较方便合作。

陆远说,像这样的研修活动,主要针对35岁以上的中产阶级群体。考虑到活动周期、题材等因素,年轻人可能不是很适合,所以到一定的年龄阅历后,才会对这些有更深的理解。

微信公号上的原创10万+

除了线下的读书会、研修活动,群学书院线上的微信公众号也备受关注。从2015年2月刚注册时的两千粉丝,到现在文章的阅读量少则四五千,多则一万以上。在“原创精华”板块,收录了二十多篇由群学书院原创的阅读量达到10万+的原创文章,每篇文章后面的评论都多达四五十条。

(群学书院公众号主页)

现在群学书院每天都会推出2-3篇文章,内容包含了每一次老师的读书会的分享,举办的论坛实录,原创文章等。对于讲演实录,群学书院每次都安排了专门的人来整理,形成文字稿发在微信公号上,供读者参阅。在书院的微信公号上,任意打开一篇文章,在文章的末尾下面都有往期文章的关键词,只需要点击一下,便可跳转到需要的页面,回顾往期内容。

陆远目前是群学书院的运营者。负责微信公号文章的编辑和研修活动、读书会的策划,他是周晓虹老师的学生。与现在追热点潮流的营销号相比,群学书院的画风显得颇为清奇。“一个时代的斯文:院士冯瑞和他的家族”,“大学虽已遍天下,世间再无蔡元培”。有部分网友表示这样的文章没有用,也有网友认为,“发这种文章,可以让我们知道真正的历史,知道民国那些知识分子的气节,知道1949年到1978年中国那些政治运动对于人性的摧残,知道现在美好生活的来之不易。”这条留言点赞数有133个,还有网友在文末留言“感谢那一代学人,还抱着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痴心与决绝。

在陆远看来,互联网阅读跟纸质阅读不一样:微信公号上的文章一般篇幅较短,思考深度较弱,但是传播性更好,由此导致人们的阅读习惯、思考方式都在变化,一方面我们应该去适应;但对于群学书院而言,所发的文章会有基本的标准,不会去为了流量而突破基本的“文化”的调性,这是群学书院会一直坚守的。

读书不止在“永慕庐”

到永慕庐上山要好几公里,考虑到交通不便。群学书院之前跟中山陵园管理局合作,每次举办活动都会租用它们的车,读者可以自行选择坐车上山或者自行爬上去,坐一次需要花10块钱,包含上山和下山。

现在永慕庐的一些常规活动也会放在南京图书馆的四楼举办。“如果仅仅是地方偏僻一点问题不大,但是主要涉及到读者到达很不方便,长久下去书院的公共性就会削弱”,陆远说,目前书院跟十竹斋画院合作,由他们负责租赁场地的费用,当永慕庐有一些小规模,而且需要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时会使用。

群学书院还有一家基地在吴江七都镇。知名学者孙本文先生,社会学家费孝通都诞生在这里。吴江七都镇的群学书院,最初是作为南京大学社会学研习基地。2018年8月28日,群学书院还在吴江成立了长三角社会学论坛,将长三角地区8个有社会学一级学科博士点的高校社会学院系,共同形成一个松散的联盟。这个联盟用于日常做论坛,共同出版一些硕士、博士生的论文集,开展公益讲座。七都镇人民政府每年会支持,另外每个学校自己出资,共同维护群学书院。

(吴江七都镇长三角社会论坛成立)

“永慕庐并不是群学书院的一个标志,最重要的是它带给我们无形的资产。不管是在南京图书馆,还是在吴江七都镇,都是群学书院的一个载体,”陆远表示,现在是在南图的四楼,位置很方便,空间也很大,以后会在这边办一些常规活动。

采访的结束,陆远还在万象书坊联系最新一次的新书发布活动,也是由群学书院承办。这座隐匿于鼓楼区金银街的书店,书架上满满的各色书籍,用木头和金属简单结合的座椅,周围的很多学生在这里自习,看书。

作者: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2017级研究生 张敏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