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可以穿旗袍,为啥不能穿汉服?

“你平时是如何向别人科普汉服的?”

“汉服就是汉民族传统服饰,它不仅仅只是汉朝的服饰,它也包括了唐宋元明等多个朝代的服饰。汉服往往会有一道贯穿首尾的“中缝”,立而中缝垂地,象征正直,下襟与地面齐平,是为权衡。汉服绵延千年,不仅仅是一件衣服,而是一种传承。”

他比划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讲述着汉服的风骨。

最初聚集:汉服爱好者与同袍

2019年5月6日,微博超话#谁还没有个汉服#下出现了一则视频:一个男生身着汉服在大学校园里上课、读书,他是极少数会将汉服作为日常服饰穿去上课的男生之一。

他叫钱泽漠,是南京大学文学院大二的学生,也是南京大学茶道社的社长。初次见面,他着一袭改良版的短款汉服,夹着滑板走在校园里,彬彬有礼。

“你觉得我身上这件衣服是汉服吗?”钱泽漠指着自己身上淡蓝色刺绣的半襟短袖问。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这件衣服毫无疑问具备了汉服的元素,但是真正的汉服是不会存在短袖的,严格意义上说这并不是一件汉服,只能算是一件现代改良版的、具有汉元素风格的衣服。”这类关于汉服的争议,是汉服发展到今天争论最大的地方。

“我支持汉服改良,汉服作为一件衣服必须具有可穿戴性,做出些许适合当下时代环境的简单改良,无可厚非。如果汉服像旗袍一样不会对当代人的生活造成不便,那么这种改良是可以被接受的。但是汉服作为一种历史传承或一种文化,我们必须清晰准确地进行制式的区别,因为在学术意义上汉服的研究必须是严谨的。”

根据钱泽漠的介绍以及查阅文献,我们对汉服的制式做了简单的划分。

汉服的构成

钱泽漠说,汉服已经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无论他去上课还是去泡茶,去玩滑板还是去唱歌,他从未觉得自己穿着汉服会有何不妥——“只是一件衣服而已,喜欢便穿。”

像钱泽漠这样的汉服爱好者们,或者说会穿汉服的汉服爱好者们彼此会称呼对方为“同袍”,取义《诗经·秦风·无衣》:“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走向大众:汉服的科普者与汉服社群的运营者

2018年底,汉服吧的会员人数达93万人。在微博上,粉丝数量最多的汉服社团是控弦司,粉丝数超过120万,在众多汉服社团中一骑绝尘。其次是西安汉服社(13余万粉丝)、淮安汉韵南弦(3.4万粉丝)等。

在微博上有接近3万粉的“汉服买家咨询”的运营者,是一位大四在读工科女生,最开始她对自己的定义非常清晰:“我记不得我喜欢汉服的初衷是什么,但是我知道我喜欢它,研究它、购买它、穿着它会让我觉得十分的愉悦,这就够了。”

但很快她便发现:“每年都会有一段时间大家跟风穿汉服、讨论汉服,比如前几年徐娇的《带着汉服去旅行》,去年《延禧攻略》火了之后的‘汉服热’。但是大家都没搞清楚什么汉服,95%的人讨论的根本就不是汉服,《延禧攻略》里的清朝服饰已经不属于汉服,这个行为就像每年都有啤酒节,但大家都在喝白酒,很讽刺。”

“所以我才会做科普,我觉得汉服如果要发展下去,第一步是让人了解它,了解之后才能谈以后发展不发展。现在不说圈外人,就是圈内人对汉服的了解程度也非常低。更多的人愿意穿着汉服,就因为汉服这个名字听起来比古装好听,穿汉服,显得有文化,有虚荣的感觉。”

当汉服从小众走向大众,所谓的“汉服热”虽然带来了更多对汉服的关注,但与此同时也增生了许多的误解。

商业运作:开汉服体验店

2018年汉服商家不断增多,分布在全国28个省区市,珠三角、长三角、四川省是主要区域。淘宝汉服商家的年销售额也逐年增加,“汉服资讯”整理了2018年淘宝汉服商家销售金额排行榜:第一是是广东的汉尚华莲,第二是四川的重回汉唐。

唐小姐在南京经营着一家汉服售卖与体验店,她在南京新街口地下广场的汉服体验店经营半年,据她介绍,顾客中男女比例大致在1:5左右,绝大多数男性是陪女朋友来选购。

在唐小姐的店里,最贵的汉服售价是800元,一般汉服价格在300元左右。汉服租赁一天(包括化妆造型),价格188元。唐小姐店汉服的款式,或许没有淘宝店铺的选择多,但她提供的“体验性”服务,是网店难以企及的。

目前汉服市场有一套成熟的操作体系,汉服设计师会根据近一段时间的流行趋势、风格以及颜色设计相应的服饰,继而转交给汉服加工厂。加工厂一般分成两类,纯手工加工的价格可以达到千元以上,平均耗时20天以上,成本昂贵。第二类是工厂流水线生产,相对来说没有前者精致,但依然比一般成衣复杂得多,汉服加工厂数量有限,衣服预定周期在10天左右。

汉服真的能传递传统文化吗?

伴随着汉服的商业化,越来越多的汉服商家涌现。不仅是汉服的制式被人探讨,汉服元素被抄袭使用也成为一个争议的热点。一些原创汉服商家的售价高昂,而实物的质量难以与价格匹配。

除了商家之外,网络上汉服约拍似乎也成为一个逐渐流行的小圈子,一位摄影师以汉服为主题创作了一组摄影作品《带着汉服去旅行》,将汉服与世界各国建筑、风土文化相结合,力求文化的碰撞感,但有人指责摄影师借汉服之名炒作。

“汉服圈或者古风圈可能确实会存在一些问题,不管是制式问题还是抄袭什么的,但是我觉得我们更多的应该是关注汉服本身,而不是附加在它身上的争论也好金钱也好文化也好。说实话这不是汉服的问题,这是互联网的问题,但是剥离这些问题,汉服当然能传递传统文化。”南京大学考古系研一学生小潘说,作为一个独来独往的汉服爱好者,她没有像钱泽漠和“汉服买家咨询”那样有使命感,但她依然对汉服的发展抱有希望。

“我觉得今天对待汉服不用过度追求制式风格,汉服本身是一件衣服,一件有些年头的有些文化的衣服,对于一件衣服最好的归宿,无非就是有人穿,有场合穿,以及穿了有人欣赏,这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