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分析C刊发文的秘密

作者:王婷婷 周尚谕 彭迎

如果你在大学读研究生或者当老师,C刊是绕不过去的坎儿。博士研究生毕业要求是C刊发表若干篇;教师聘任合同都有发C刊指标;没有C刊发表,评职称基本不用想。

C刊是CSSCI核心期刊的简称,是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开发研制的人文社会科学引文数据库。

C刊涵盖的学科范围主要是人文社科领域,2019—2020年的CSSCI来源期刊目录共有568种,是自2010年以来公布的目录中数量最多的。

小编就读的新闻传播专业有十五本C刊。

在这十五本期刊中有六本刊物的出版单位包含了高校,分别是武汉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和复旦大学,其中,中国传媒大学坐拥两本C刊。

C刊掌握了高校师生的命脉,而这五所大学又掌握了六本C刊的出版命脉,让人不禁想深入探究一下。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的《国际新闻界》是六本C刊中创刊时间最久远的,创刊时间最短的是《现代出版》。中传拥有两本C刊,分别是《现代传播》和《现代出版》。

2018年,清华大学的《科技与出版》发表的论文最多,共计366篇,是复旦大学《新闻大学》发文量的3.8倍。其次是中国传媒大学的《现代传播》,第三是武汉大学的《出版科学》。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这六本期刊的出版周期不同,其中《科技与出版》、《现代传播》和《国际新闻界》是每月出版,《出版科学》、《现代出版》和《新闻大学》是双月出版。

将出版周期考虑在内后,前三的名次纹丝不动,清华的《科技与出版》依然领先,后三的排名大洗牌。人大的《国际新闻界》作为一本单月刊,平均每期只发文11篇。

截至2019年5月21日,这六本期刊出版文献的平均下载次数如上图所示。虽然《科技与出版》刊登了最多的论文,但它的平均下载次数排倒数第二。《国际新闻界》论文数量不多,平均下载次数却位居第一。

虽然《国际新闻界》的论文数量不多,但平均被引次数最高。

每本C刊上发论文数量最多的单位都是本校,其中,中传的《现代传播》发了最多本校署名的论文,达70篇,占21%。人大的《国际新闻界》本校署名论文占比也是21%,共27篇。

在这六本期刊上的发文数量排第二的高校有:人大、武大、南大、清华和北大。其中,人大分别在《新闻大学》和《现代传播》上排第二,武大在《现代出版》和《科技与出版》上排第二。

2018年,《现代传播》的基金论文比例最高,达64%。《国际新闻界》和《新闻大学》紧跟其后,分别达59%和57%。

复合影响因子是以期刊综合统计源文献、博硕士学位论文统计源文献、会议论文统计源文献为复合统计源文献计算,按被评价期刊前两年发表的可被引文献在统计年的被引用总次数与该期刊在前两年内发表的可被引文献总量之比(百度百科)。一般来说,复合影响因子越高,期刊越有影响力。

六本期刊中,《国际新闻界》复合影响因子最高,其次是《新闻大学》,排第三的是《现代传播》。

虽然同属于“新闻学与传播学来源期刊目录”,但这六本期刊收录的论文主题也存在着差异。

(本文排除了诸如卷首语、书评、平面设计等文献,将同时具备中英文摘要和关键词的文章收录为论文。)

很明显,每本刊物发文都有一定的倾向性。2018年,《科技与出版》、《出版科学》和《现代出版》上刊登的论文,标题中出现最多次的都是“出版”二字,与期刊名称十分匹配。

《国际新闻界》、《现代传播》和《新闻大学》这三本期刊共享“传播”、“中国”、“网络”和“媒介”这四个关键词,“网络”和“媒介”也是这两年的研究重心所在。当然,每本刊物又有一些偏爱的小方向,比如“政治”、“反思”、“传播学”之于《国际新闻界》,“文化”、“架构”、“时代”之于《现代传播》,“转基因”、“马克思主义”之于《新闻大学》。

发C刊对于高校的很多师生来说,都算得上是一场挑战。即使是同属于一个学科的C刊,它们之间也会有很大的差异。写论文难,发C刊难,发哪本C刊也难。到底是针对期刊的取向写文投稿,还是写完文后再去选择期刊投递也是一个难题。总而言之,还是祝愿大家多发文、发好文!

王婷婷 周尚谕 彭迎(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2018级研究生)

指导老师:白净

资料来源:

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http://cssrac.nju.edu.cn/index.html

中国知网(http://www.cnk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