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榔:是醒脑神器,还是致癌元凶?

田园 卢依凡 王瑜显(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2018级研究生)

“高高的树上结槟榔,谁先爬上谁先尝,谁先爬上我替谁先装;少年郎采槟榔,小妹妹提篮抬头望,低头又想呀他又美他又壮,谁人比他强?”

当年邓丽君这首《采槟榔》红遍大江南北,不熟悉的人对于槟榔的美味一直充满想象,但实际上,欧美等国家早已通过立法把槟榔列入了禁售品。

2019年2月16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健康口腔行动方案(2019—2025年),在实施口腔疾病高危行为干预方面这样写道:在有咀嚼槟榔习惯的地区,以长期咀嚼槟榔对口腔健康的危害为重点,针对性地开展宣传教育和口腔健康检查,促进牙周、口腔黏膜病变等疾病早诊早治……

嚼槟榔对口腔健康居然有危害?!

【槟榔的传统】

槟榔原产于马来西亚,名称源于马来语“pinang”。在中国古代,中医认为槟榔可以利尿消积、防治寄生虫和消化不良。在古印度,槟榔是佛教供奉时不可或缺的圣品。

世界很多国家有食用槟榔的传统,但食用的方式又不尽相同。台湾和海南将槟榔鲜果(包括果壳、果核)切开后与蒌叶、贝壳粉一同混合咀嚼;湖南地区将槟榔鲜果以怡糖和生石灰等腌制加工后制成干槟榔成品,食用的部分是槟榔干果的纤维外壳;国外槟榔咀嚼块以槟榔核为主。

槟榔

槟榔干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发布的致癌物清单,一类致癌物共计120种,槟榔不幸名列其中。与槟榔同列为一级致癌物的,还包括酒精、烟草、二手烟、中式咸鱼等等。槟榔果在美国、加拿大等多国被明确列为禁售品。

【槟榔为什么会致癌】

槟榔的致癌因子包含化学和物理两类,此外,在槟榔加工生产的过程中,有一些流程也有可能增加致癌的风险。

槟榔的化学致癌因子:包括槟榔碱(ARC)(使人兴奋)、槟榔鞣质、槟榔特异性亚硝胺(ASNA)和活性氧(ROS)等。研究表明,槟榔碱是槟榔的主要活性成分,它能让人产生舒适感,提高抗饥饿能力和耐力。但槟榔碱也具有致癌性,实验中,43%的白鼠被诱发了癌症。

槟榔的物理致癌因子:实验证实,咀嚼槟榔的时候,槟榔纤维的不停摩擦会对口腔黏膜造成破坏,长时间就会引起口腔发生炎症,逐渐导致口腔癌前病变。

此外,槟榔具有一定的兴奋作用,吃了容易上瘾。人们嚼食槟榔时,颊黏膜得以吸收槟榔碱,在五分钟内身体就能产生反应,并持续大约2-3小时。研究表明,单纯嚼食槟榔者中,有38.8%产生了依赖,如果槟榔中还添加了烟草,那么这一比例将高达79.5%。

【口腔癌知多少?】

根据国际卫生组织疾病分类编码,恶性肿瘤有88种,包括口腔癌。

从广义上来讲,口腔癌就是指发生在口腔的恶性肿瘤。口腔原本是一个空腔器官,表面覆盖有口腔粘膜,主要由舌、腭、口底、颊粘膜等软组织和牙齿、颌骨等硬组织构成。而发生在口腔粘膜上的癌几乎全是源于口腔粘膜的鳞状上皮癌。

据统计,口腔癌发生在舌部的患者最多,占到将近六成。有嚼槟榔习惯的患者主要是舌部和颊部发病。

口腔癌较其他部位的癌易转移,预后较差, 且术后往往造成面部畸形及功能丧失,严重威胁人类的身心健康

亚洲是口腔癌的高发地区,在食用槟榔和烟草习惯普遍的南亚和东南亚一带,口腔癌发病率相当高,约占全球口腔癌的58%,可以说口腔癌是一种亚洲流行病

根据2015年中国癌症调查数据显示,新增口腔癌病例48100例,其中男性31100例,占64.7%,女性16900例,占35.1%;死亡人数共22100,其中男性15300,占69.2%,女性6800,占30.8%。

口腔癌的致病原因有很多。通过对大量病例进行回归分析发现,口腔癌最主要的危险因素包括吸烟、饮酒和嚼槟榔。此外,这三个危险因子之间,还存在着加成关系,同时嚼槟榔和饮酒的风险是二者风险之和的2.26倍,而同时有吸烟、饮酒、咀嚼槟榔习惯者发病风险更是没有这三个嗜好者的123倍

“槟榔加烟,法力无边”这句话分明应该是“槟榔加烟,送你西天”。

【槟榔生产与消费】

根据世界粮农组织2016年的数据,印度是世界槟榔生产第一大国,2016年印度槟榔产量达70万吨,远远超过其他国家。

中国槟榔主产区主要分布于海南和台湾,其中海南槟榔产量位居世界第二位,中国大陆99%的槟榔产自海南,广东、广西、云南、福建有少量栽培。

万宁市是海南省槟榔的主产区,有“中国槟榔之乡”之称。万宁市位于海南岛东南部沿海,近几年,万宁市政府非常重视槟榔产业的发展。

据万宁市槟榔产业和热作产业局统计,万宁市62万人口中,从事槟榔产业的有30万人;全市槟榔种植面积3.55万公顷,占全省槟榔种植面积的40%左右;2015年和 2016年槟榔收入分别占农民总收入的31%和32%,槟榔产业已逐渐成为万宁市最大的热带作物产业。

尽管海南省在原材料上具有极大优势,但海南并没有形成完善的加工产业链,中国的槟榔加工基地在湖南。根据统计数据,2010年湖南省槟榔行业的产值达到100亿元,2016年超过200亿元,并带动物流、包装、食品添加剂等相关产业,产值超500亿元。

根据企查查网站,全国共有15043家企业从事槟榔相关生产,其中湖南省有8710家,海南省有4750家,两省共占总数的88.28%。

这是因为湖南人不仅爱吃辣,也爱嚼槟榔。据《湘潭市志》记载,1779年湘潭爆发瘟疫,城内居民患臌胀病,县令将药用槟榔分给患者,臌胀病消失,之后患者常嚼,以致未患者也随之嚼食,久而成习。槟榔此后成为湖南人的别样情结,不少湖南人坦言,小小槟榔果实质上代表了湖南人“吃得苦,霸得蛮,耐得烦”的特质,将其视为湖湘精神符号。“养妻活崽,柴米油盐,待人接客,槟榔香烟。”“吊吊手,街上走,买槟榔,交朋友。”这些俗语也体现了槟榔作为一种社交媒介,无论是日常生活,还是婚丧嫁娶,都在当地有着独特的地位。

湖南湘潭槟榔加工非常有名,经过多年竞争。形成了年产值超10亿元的六大龙头企业,分别是宾之郎、口味王、胖哥、皇爷、小龙王和伍子醉,其中4家坐落在湘潭,这六大龙头企业瓜分了槟榔行业85%以上的市场。

根据一项调查,湖南男性槟榔咀嚼率为62.45%,女性为54.82%;咀嚼槟榔的最小年龄为1岁,最大年龄为81;在职业分布上,按咀嚼率高低依次为警察、司机、公务员、工人、商人、农民工和学生,其中学生的咀嚼率高达26.61%。

C:\Users\jbai\AppData\Local\Temp\WeChat Files\4b35837d1b934e25369d72fee37a89e.jpg

嚼食槟榔人群近年呈现低龄化趋势,未成年人嚼食槟榔状况令人堪忧。2009年,一项对湘潭市1305名中小学生嚼食槟榔的调查显示,64.1%的学生嚼过槟榔,偶尔嚼食和规律性嚼食着分别为30.6%和8.4%。其中,男生嚼食槟榔人数是女生的两倍,嚼食率随年级的升高而增加。调查还发现,小学生所咀嚼槟榔主要来源于父母,中学生所咀嚼的槟榔主要来源于朋友。

【槟榔大事记】

通过网络资料搜索与查询,我们整理了近四十年来的槟榔大事记——

C:\Users\jbai\AppData\Local\Temp\WeChat Files\3370f78fbf5b167c81b9e88caed7619.jpg

口腔癌在占用的医疗资源的同时,也带来了庞大的医疗负担

相关数据显示,至2016年,长沙市与咀嚼槟榔相关的口腔癌病例8222例,湖南省为25000例,由此产生的累计经济损失达50亿元人民币。预计到2030年,长沙槟榔相关口腔癌患者数量累计将达10万例,湖南省将可累计超过30万例,由此产生超过640亿元人民币的累计经济损失。而全国约为湖南的三倍以上,可超过100万例,槟榔相关口腔癌在全国造成的医疗负担,以每例医疗费人民币20万元保守估计,累计可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

梳理槟榔的历史,可以看到政府态度的犹豫不决,官方对槟榔危害的研究和认定还存在一定空白,公众认知远远未达到理想效果。一方面,巨大的槟榔产业背后是就业人口和经济效益,另一方面,如果不加强槟榔医学研究和病理分析,槟榔产业的发展永远是野蛮生长。

在中国不远的将来,口腔癌也许会逐渐成为一种更常见的癌症。

指导老师:白净

参考文献

[1]邵小钧,席庆.食用槟榔及其与口腔癌间的关系[J].国际口腔医学杂志,2015,42(06):668-672.

[2] Reichart PA. Oral precancerous conditions-an overview. Mund Kiefer Gesichtschir,2003,7(4):201-207.

[3]邓明辉,吴汉江.875例口腔黏膜鳞癌患者吸烟、饮酒、咀嚼槟榔情况的回顾性分析[J].口腔医学,2010,30(10):621-624.

[4]黄龙,翦新春.槟榔致癌物质与口腔癌[J].国际口腔医学杂志,2014,41(01):102-107.

[5]栾剑,郭迪,周晓馥.槟榔致癌性和毒性的药理学研究进展[J].食品与机械,2019,35(02):185-189+236.

[6]http://www.nmpa.gov.cn/WS04/CL2068/329742.html,国家药品管理局

[7]张微,兰燕,邓冰,严万森.嚼食槟榔的成瘾性:研究状况及可能机制[J].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016,25(06):505-507+512.

[8]杨连珍,刘小香,李增平.世界槟榔生产现状及生产技术研究[J].世界农业,2018(07):121-128.

[9]孙慧洁,龚敏.海南槟榔种植、加工产业发展现状及对策研究[J].热带农业科学,2019,39(02):91-94.

[10]符之学.万宁市槟榔种植业现状及健康持续发展措施[J].现代农业科技,2018(09):123-124.

[11]巢雨舟,柳毅,陈洁,赵志友,夏延斌,李亚翔.湘潭市食用槟榔产业现状及发展对策[J].农产品加工,2019(02):74-77.

[12]https://www.china-10.com/news/453957.html,十大品牌网 2018-2019网友投票

[13]萧福元,袁晟,桂卓嘉,周雪梅,刘自伟,胡余明.湖南地区食用槟榔流行病学研究[J].实用预防医学,2011,18(07):1218-1222.

[14]聂晓雯,湘潭市中小学生嚼食槟榔行为的认知因素探讨及干预研究,湖南科技大学,2009年

[15]彭海艳. 湖南省娄底市城区中小学生嚼槟榔及口腔粘膜下纤维性变发病情况的流行病学调查[D].中南大学,2008.

[16]翦新春. 咀嚼槟榔与口腔癌前病变与口腔癌的诊断与治疗[A]. 中华口腔医学会口腔颌面外科专业委员会.第十四次中国口腔颌面外科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中华口腔医学会口腔颌面外科专业委员会:中华口腔医学会,2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