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记者进课堂 | 前CNN主播Farland Chang:创造人生旅程中属于自己的故事

Farland Chang(张可峯), 美籍华人,本科和硕士分别毕业于美国康奈尔大学和哥伦比业大学,曾任美国全国广播公司通讯员,CNN国际频道经济新闻主播,现任汕头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演讲以英文进行,下为中文翻译。

很高兴在南京大学和大家见面,从同学们设计的这张漂亮的海报上可以看到今天的演讲主题—-“东行漫记:一名美国记者在中国”。

我的旅程从美洲开始,后来到了亚洲,现在在中国教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旅程,有的旅程愉悦身心,有的旅程令人惊叹,但我希望每一段旅程都是特别的。

在旅行中,要有自己的想法和思考。我还记得我和你们年龄一样大的时候,旅行归来,回到教室,坐到课桌前跟别人亲口讲述我的经历,感觉非常好——亲口讲述我经历过的有趣经历,会让我非常开心。

 中国的“根” 

我第一次来中国是四年前,我的第一站是香港。我的父亲是四川人,我的母亲是广东人,而我则在美国出生并长大。我非常开心回到了中国,来了解我的“根”,了解我的家族。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母亲和父母都会跟我分享中国文化。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是“坚持”,另一个是“教育”。我的华裔身份,同时赋予了我“根”和“翅膀”——“根”让我记住过去,“翅膀”让我在未来飞翔。我的中文名字是我父亲为我取的,我父亲的故乡在四川乐山,那里有著名的“乐山大佛”。我的名字和那里有关,我叫“张可峯”——“可”表示“可以”,“可峯”表示“可以登上任何山峰”。我父母希望我可以实现梦想,而我也希望大家将来可以登上任何巅峰,不论是你们的学业和事业,还是未来的人生旅途。
Farland在杜厦图书馆前看到一群学生,马上跑去拍照
我的家人常常跟我说一些来自中国的谚语,这些谚语对我影响很深,我希望能够分享给大家。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句话是我妈妈跟我说的。这句话对于老师和学生都是很有意义。还有一句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只解一时之急,授人以渔,则解一生之需。”所以我想跟大家分享我的故事,但是我不希望你们亦步亦趋地模仿我。“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这是我母亲教给我的道理。从小到大,在很多场合中,她都不断提醒我这句话,直到现在。“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母亲常常跟我说,如果工作进展顺利,不要高兴得太早;当特别糟糕的时候也不要太灰心,事情总是在不断地变化。“阴”“阳”总是对立和转化,一方总想要吞并另一方。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教给我们如何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如何与人交流。

“我思故我在”,这句话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当我教别人的时候,我会告诉他们,你阅读到的知识,可能只了解其中的10%-20%;而实实在在目睹的事件,可能会了解50%;当你亲身去做了之后,会了解90%。这是一个做人的基本原则——去亲身实践,凡事不要只是谈谈而已。所以在我教书的时候,我尽量示范学生怎么做,而不仅仅是“说”给学生听。

我的太叔叔是张学良,我之前并不了解张学良在中国历史上发挥的举足轻重的作用,直到现在我才慢慢理解。

我在CNN时跟我的同事提起过这段历史,他喜欢研究中国历史,他向我描述了他眼中的张学良。他认为张学良在大陆是一个英雄,但在台湾却被视作叛徒。这是从不同的角度做出的总结。我之前去过西安,这给了我一个机会,向我的孩子们讲述我父母曾经讲给我听的故事。我想为我的孩子们树立“寻根”的意识。这段历史也激起我的无限热情,鼓励我未来拍摄相关的纪录片。

学习新闻的理由  
在我的童年,有许多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我母亲就是其中一个,她跟我讲过很多关于香港的故事。 
这是李小龙,他对我的影响很大,他是“肌肉艺术”的集大成者,始终给我一种作为华裔的自豪与自信。这就是“根”的感觉。

这种感觉对于我的人生影响很大,它给了我足够的勇气和自信去到任何地方,跟任何人交谈,向他们提问。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还不会思考这些,我思考的仅仅是“功夫”,人们会敬畏“功夫”,无论黑人白人黄种人还是棕色人,他们都会敬畏“功夫”。所以李小龙在我的脑海里是那样的闪耀,他铁打一样的完美的身体让我非常羡慕。在我大约12岁的时候,我决定了自己将要从事新闻行业。在座的各位可能不会在那么小的时候明确自己未来的人生目标,但我已经知道我未来要去当记者。大家如果现在还没有目标,那就说明还在探索的路上,还在寻找自己的未来领域。我想说的是,发现自己的热情所在是很重要的事情。 
我父亲常带我看Walter Cronkite的节目,他被誉为美国最令人信赖的人。他的独特之处在于,他常常播报国家的重要事件,无论是振奋人心的时刻,还是举国哀痛的时刻,他都能在节目中为观众指明国家的走向,向观众传播和解释信息。例如,在阿波罗十三号登月的报道中,他和CBS的团队一起,为全世界展现了登月计划背后默默付出的科研工作者和他们目睹登月成功后的激动时刻。他们的团队在这次报道中不仅仅是记者,还承担了学者的职责,了解了登月计划背后的历史、政治、科技的信息,为报道准备了大量分析和数据,将其解释给普罗大众。而他也曾经报道过一件非常沉重的新闻——肯尼迪遇刺,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为悲痛的时刻之一。他极力地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用一种可敬的方式播报了这则新闻。他非常庄重地叙述了这一切,不带有任何立场,一如既往地慎重表达自己的立场。这是每一个新闻工作者应当效仿的榜样。Walter Cronkite最吸引我的,是他和CBS共同代表的正义感和使命感,我认为这是一种非常崇高的信仰。在这里,记者能够融入新闻事件之中,报道世界的走向,展示历史的进程,就像是一场冒险。
CBS另一位杰出的记者是Dan Rather,但他却与Walter Cronkite略有不同,他代表着一代敢于冒险的年轻记者,亲临各种灾害与事故的现场。他们是最前沿的新闻工作者,活跃在各大新闻现场获得最一线的新闻素材。他们冒着生命危险,进入各种危险的事件现场,只为向观众展示事件的真相。相信大家一定听说过“水门事件”。两位年轻的记者Bob Woodward和Carl Bernstein勇敢地去做了一件没有人敢去做的事,让人们相信,没有任何人能够凌驾于法律之上。这也是激励我走出去追求新闻事业和学习新闻的原因。后来我就读于康奈尔大学,学习管理学和历史,工作之后,我又到哥伦比亚大学学习新闻,这些积累对我的影响非常深远。在大学时我有机会到广播电台工作,也许你们也有这样的机会,今天,你们大可以不去电台工作,你们完全可以通过公众平台创建属于自己的自媒体来展现你们的故事。

你们也许同样会受到一件事或者一个人的影响。我知道中国有很多学生受到了两名女性新闻人的影响,我也从我学生的口中多次听到她们的名字,一位是杨澜,一位是柴静。柴静关于非典的报道,非常激励我的学生们。

我读过赛珍珠的《大地》,赛珍珠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女性,也在南京大学的校园里生活过。这本书对西方的影响非常大,帮助更多的人去理解中国。虽然她不是一位新闻记者,但她做了一件非常有影响的事,她通过讲述中国人的故事使更多人了解中国。

我去参观了南京的拉贝博物馆,我看见他通过日记的形式记录那些悲惨的事实,有人将其翻拍成了电影。拉贝和赛珍珠等人做了很多非常重要的工作,他们虽然不是新闻工作者,但是他们努力去搜集信息,讲述故事,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我觉得大学生活帮助我许多,因为我在纽约就读,能够在纽约做新闻报道。纽约很大,有很多不同的社会群体,有很多故事可以讲,纽约就像一个新闻实验室,提供给我们很多报道的机会。相信南京也像一座新闻实验室,一样有很多故事可以讲。大学教给我最多的是坚持不放弃、继续前进。我在学校遇到过几位良师,在我交稿的时候,她说做得不好,重新做。于是我重做一次,还是不行,再重新做,一次又一次,直到达到老师的要求。这让我学会坚持,让我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优秀,这个过程就像打磨钻石一样。

人生就像一段旅程  
当你还很年轻的时候,你没有太多机会可以选择,所以你应该去寻找机会,对于我而言,我去到了很远的地方,一个叫关岛的小岛,我在那里成为了一名记者。那个地方很小,整个岛只需要一个小时就能逛完。虽然小,但是很美,我也非常享受那段时光。我在这座小岛工作,仍然可以找到很多故事,事实上,我们的确找到了一些重磅新闻,包括揭露当地政府的贪腐。我想告诉你们,即使在一个小地方工作,你也可以成就不一样的自己。

我从这个小岛开始我的职业生涯,后来得到了去大城市工作的机会。这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件事。通常来说,大家都希望在大城市开启自己的职业旅程,而我却是从美国的一个最小的岛屿开始,我的第二份工作就一跃到达美国最大的城市之一费城。我在这座大城市首先感受到的是一种恐惧感,因为我要和从业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资深记者们同台竞争,但我还只是一个刚从业的新人,所以我必须不断提升自己,那的确是我在不断成长的一个过程。当我在一个小地方工作时,我不断积累经验,等待机会降临。我有时会感到才华无处施展,这也刺激我寻找更大的平台。

中国有句俗语:“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当你终身都在学习和积累的时候,成功就会降临。你能做的就是要随时做好准备,时刻以最好的状态迎接未来,这样在机会面前才有充分的竞争力。我感觉自己有着超强的内心,能够支撑自己加倍努力,做到和别人一样好。

费城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这个城市富含 “犯罪”故事,是进行犯罪报道的好地方。我报道了许多犯罪新闻,也采访过很多犯罪组织。你们一定听说过《教父》,我们将这类犯罪组织称之为黑手党,这是个意大利犯罪组织。我报道过他们中的一些人。他们也会对我施加压力、威胁恐吓,甚至还会做出实质性的伤害举动。虽然我没有受伤,但的确也会感到害怕。所幸,我所在的媒体老板一直在背后支持记者。

费城之后,我被派到西雅图记者站,几乎是从美国的最东头来到了美国的最西头,这个时候,你必须适应这种旅行,必须随着机会不断漂泊。我之后在美国各地奔波,后来到了华盛顿特区,人们被我所做的报道打动,开始听说我,谈论我,我的名字也流传开来。

从那之后,我有了更多的机会,我采访过比尔·盖茨。后来我又获得了前往洛杉矶工作的机会,我一直期待在NBC做一些全国性的新闻,在洛杉矶有许多好故事,涵盖了从总统、地震、火灾的一切能够出现在媒体上的故事。

我在洛杉矶获得了去CNN工作的机会,我加入CNN后前往香港,在那里,我成为CNN财经频道的主持人,有机会采访包括李嘉诚、马云在内的商界精英,以及洪金宝、成龙、斯皮尔伯格等电影巨星。成为CNN的一员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机遇。

在香港,我开始了自己的事业,制作独立纪录片,最终与《国家地理》杂志合作。我们的节目聚焦中国,关注“一带一路”,对马可波罗和郑和当年曾经走过的旅程进行探索。

在座的所有人都有智能手机,我曾经开过一门课“Mobile Journalism”,专门教授如何用手机进行摄影摄像,进而讲述故事。我经常用iPhone的iMovie功能编辑视频,我试图让学习变得充满乐趣,我想这是我从小生活的美国加州带给我的影响。我乐于向学生们分享我在CNN担任主持人的经历,也鼓励他们拍摄和主持属于自己的短片。在座的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创作自己的短片,传播给许多人,教育他们,愉悦他们。我在人生路上经历了许多旅程,我希望在座的各位,也能够在追逐自己事业的道路上享受旅行。我能带给你们的,可能只是关于“讲故事”的一些零碎经验。故事是最古老的一种交流形式,它有着开端,发展和结局,这是优秀的传播者所进行的交流方式。故事能够叙述,能够口口相传,这就使它蕴含着一种能量,在传播的过程中改变这个世界。我想在座的各位在专业领域还会有长远的追求,你们拥有着非常多的机会和工具,促使你们实现梦想,我相信你们遇见了最好的时代。感谢各位倾听,我希望你们未来能够创造出好的故事,成为优秀的故事讲述者。
 

 精彩问答  
1
在中国,越来越少的人看报纸、看电视,新闻记者越来越难以谋生。我们应该怎样平衡我们内心的新闻理想和残酷的现实世界呢?

这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在西方同样存在。我对于这个问题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我觉得通常来说,你必须要找到自己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优势,从而创造出受众渴望得到的新闻。然后你还要做一些你真正关切的新闻,只有你真正喜欢的东西,你才会有足够的热情坚持下去。我也会反思:“观众们到底想要什么?观众最想知道什么?”和“我们最擅长什么?我们最能在哪些领域、哪些方面创造收益?”再将二者结合,寻找一个契合点,达到新闻理想与经济利益的结合。当你真正做出优质的新闻作品时,它自然会契合观众的口味,从而吸引大量赞助商。所以当你真正做到极致时,优质的内容、大量的受众、充足的收益都能结合到一起。

2
年轻人总是在寻找机会。在中国,年轻人总是想要前往北上广,认为那里有许多机会。您认为这些机会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在东方和西方并不完全一样,我也不能给你们一个绝对的答案。我在想,如果我一开始就来到纽约、旧金山这样的大城市,一旦我没有做好准备或者犯了错误,我就会感觉非常不好。所以我一开始在一个容许试错的平台,不断地积累经验。在来到大城市之前,一定要做好充分准备。另一方面,如果你想要不断成长,不断历练,一定要找到引路的前辈。他一定是一个行业的模范人物,你要向他渴求一个机会,不计回报地与他共事,不断向他学习。我来到大城市后,虽然也犯过错,但是我真的遇到了很好的老板,他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一旦你已经做好准备了,就请你带着你的故事和能力来到大城市,人们总会珍惜你的才华的。

3
当遇到采访对象不愿意发声、不愿意出镜的时候,怎样让采访对象信任你呢?
如果我要说服一个人出现在我的镜头前说话,那么我会跟他说明这件事对他的利害关系、他所说的对于其他人的帮助以及他所说的话的意义。美国曾经有一位政要被指控侵犯女性,但这些女性往往不敢发声,因为她们畏惧权威,也担心没有人相信他们。记者在这时能做的,就是向她们解释“你们不是唯一的受害者,还有许多像你们一样深受其害的女性。而那位政要企图掩盖事实,你们难道希望他继续说谎吗?你们难道希望让更多的女性受到不公平对待吗?你在镜头前说话,是非常有意义的。”当然有时候出于对信源的保护,可能要隐去被采访者的身份。但这也会面临另一个风险,观众会质疑你的信源真实性,你的报道的真实性也会受到影响。所以在这一点上,还是要非常注意。
整理 | 彭越 吴文博
图片 | 迪丽尼尕尔排版 | 王诗涵